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不惑女人的扭曲生活 > 第7章 赏与罚1
    看到小鬼这个样子,赵欣雅也感觉索然无味,只是身体中那隐秘的一点却开始有了反应,肌肤也微微发热,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双臂搂抱住,一个小小的寒颤从下腹处升腾起来,瞬间蔓延全身。

    女人忍不住把双腿夹紧,这才控制住即将来临的第二个寒颤。

    好一会,赵欣雅才舒缓过这口起来,便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在地面上一跺,发出咔的一声脆响,让小鬼身体也随之一抖,停止了抽噎。

    可能是意识到哭泣对一个男孩来说,是比挨耳光更加难堪的事情,小鬼偷偷抹干泪痕,身体再度挺直起来。

    小鬼这个态度反倒让赵欣雅有些吃惊,他是想试试第三次机会?

    赵欣雅将身体松弛下来,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男孩从口中吐出两个含糊的音节。

    “你说什么?”

    “夫人。”

    小鬼说的是夫人二字,这个称呼让赵欣雅有些惊诧,然后又有些欣喜,似乎这个称谓很符合她的气质,让她也有些动心。

    将芊芊玉手探出,抚摸在被自己打得红肿的男孩脸颊上,赵欣雅半开玩笑、半揶揄地说道:“以后就这么称呼吧,我还算满意,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作为这个称谓的奖赏。”

    小鬼听见奖赏这个词,眼睛立马就放光了,他缓缓抬起头,迎向女人的目光,他可以感受到脸颊C女人手掌心的温暖,那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尽管同样是这只手,也给他带来了痛苦。

    “我想要……夫人现在脚上穿的丝袜,可以吗?”小鬼说出自己的愿望,却并不出赵欣雅的意料,这个男孩不就是一个拥有恋袜情结的家伙么。

    今天,赵欣雅特意穿了一双肉色丝袜,听祁红说,小鬼对肉色丝袜特别偏爱。

    当小鬼提出要求后,他的目光便转到女人的玉足之上,再也挪移不开。

    这种独特的情感是赵欣雅所无法理解的,不过,有一个男孩无比迷恋自己穿过的丝袜,那感觉也的确不错。

    “想要我的丝袜,好啊,不过你得让我再掴你十记耳光才行。”

    对于掴耳光,赵欣雅感觉有些上瘾,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还要打十下?”小鬼眉头好看地皱了起来,他的两侧面颊还火燎燎地疼,再打十下,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能承受。

    “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你再想得到我穿过的丝袜却是很难了,我的习惯是丝袜穿过之后就会随手丢掉,根本不会去洗,今天你洗的那些衣服,都是我以前穿剩的衣服,留给保姆穿的,你不要以为那些东西和我有什么关系。”

    赵欣雅一下子便猜到了小鬼心中的想法,这小家伙肯定是以为可以借洗衣服之际进行揩油,他却不知道,赵欣雅的衣服从来不会放在家里洗,都是有人上门来收,洗干净熨烫好再拿回来。

    “怎么样?今天我心情好,才赏赐你一双丝袜,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总有啊。”

    赵欣雅循循善诱,就像是用糖勾引小孩的狼外婆。

    “好。”小鬼终于是抵挡不住蛊惑。

    “还是不会叫人呢,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要加上夫人两个字。”赵欣雅面色一冷,语气也严厉起来。

    “是,夫人。”小鬼也被打怕了,急忙改口。

    “算了,今天不和你计较。”说完,她的手掌松开男孩的脸颊,然后站了起来。

    赵欣雅的个字本来就高,再加上穿着高跟鞋,给小鬼很强的压迫感。

    “这次是奖赏,所以我会更用力一些,每一次掴耳光之后,我要听见你说谢谢。”女人用一只手按压住小鬼的头,五指抓紧他的头发,另一只手叉在腰间,丰腴的臀部和柔软腰肢构成新月般的角度,由大腿一路向下,延伸至膝弯处,再形成另一道弧线,小腿与玉足构成一道完美的曲线,丝袜便是收拢的入口,紧裹着女人曼妙动人的脚踝。

    在小鬼复杂的眼神里,说不出是愉悦还是痛苦的感觉开始无限蔓延开来……

    进入别墅一个月后,小鬼已经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每天里除了打扫卫生,他还要照顾好庭院中的花花草草,这活儿同样不轻松,不是只要浇浇水,清理下垃圾那么简单。

    首先,他要学着为院子里的各种奇花异草剪枝,然后修整草坪,洒扫清洁。

    这是很磨人的工作,但也非常锻炼性情,经过这一个月的操劳,他感觉自己性格中的棱角也快被磨平了,若是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想必他会成为一个全能的管家。

    当做好一切之后,小鬼就躺在草坪上,望着蓝天,每天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最舒服的。

    这里是郊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见天豪车往来,却没有片刻停留,除了保安偶尔骑摩托巡逻之外,平时连个人影也见不到,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因为赵欣雅不允许小鬼走出这栋别墅,所以,他自然也无法理发,就把头发留长,再穿上前任女保姆的衣服,不留意看,还以为他是个小姑娘呢。

    赵欣雅交代过,不允许他和陌生人说话,所以,即便是保安巡逻到此,和他搭讪,他也一声不吭,一丝不苟地完成对夫人的承诺。

    只是,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寂寞啊。

    毕竟,小鬼还是一个16岁的孩子,少年人都贪玩,而他被关在别墅这个大笼子里面,连唱歌的权利都没有,无比憋屈。

    只有到了夜晚,夫人回来的时候,偌大的别墅才会有一丝人气,小鬼才会不觉得冷清。

    自从小鬼讨要过丝袜之后,夫人果然再没有把丝袜穿回家过,对他的态度也是冷冷淡淡,很少说话,偶尔会在看电视或玩平板电脑的时候,就让小鬼蜷缩在地上,然后把双脚放在他的怀里,或踩在男孩的身上。

    夫人的生活并不是很有规律,每一周都要有几次大的应酬,有一次喝了很多酒,被一个男人送回家,那个男人没想到家里还有个“女保姆”,诸多不便,眼神很是躲闪,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见小鬼始终围绕在夫人身边,没有下手的机会,只好悻悻地离开。

    事后小鬼提前这件事,夫人只是轻笑一声,并未在意,也没和他解释什么,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保姆而已。( 不惑女人的扭曲生活 http://www.longtan5.com/0_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