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不惑女人的扭曲生活 > 第22章 偶遇就会有故事
    “真把小鬼的初夜给破掉了,啧啧,现在知道感谢我了吧。”祁红倒是无所谓,说话也口无遮拦,她收到美容院给她的分红,每天又有情人的抚慰,现在生活要多滋润有多滋润,心态也发生变化,和闺蜜在一起,虽然分属于不同阶层,但也不觉得那么拘束了。

    “小鬼这孩子我要定了,你将来可不许反悔,若是他那边还有什么亲人,你都要帮我搪塞掉,我可不想找麻烦。”赵欣雅这次和祁红见面本来就是谈小鬼的事情,所以也不绕弯子,把话摆在桌面上,免得将来有争议。

    “你放心吧,他父亲那边没什么亲人,即便有,也都失去了联络,我带小鬼这么多年,始终安安静静,想找人帮忙都找不到,至于他的生母,我倒是没怎么听那个死鬼提起,想必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大可放心。”

    “那就好,小鬼以后就住在我那里,我不想让他接触外面的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他内心的纯净与单一。”赵欣雅弹弹指尖,目光落在掌心处,脸上带着笑意。

    “看来你真想让小鬼入赘家门,这样也好,那孩子性情温和,也没有生活技能,跟着你我也放心,这也算是对得起他那死鬼老爹了。”

    祁红唏嘘不已,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前两天我去你的那间美容院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见祁红卖起关子,赵欣雅觉得好笑,就耐着性子问:“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这美容院是女人的天堂,和一个王国也差不多,你又不总在那儿,有些人活的倒是蛮滋润的,像女皇一样。”

    祁红啧啧赞叹,似乎不是在挑拨是非,而是很羡慕的神情。

    的确,自从赵欣雅同意按月给她分红之后,她也断了想要做美容院经理职位这个念头,她是个懒散的人,什么都不做就有钱拿,过舒服日子,何必吃那些辛苦,自己找罪受。

    赵欣雅知道祁红的性情,没有什么野心,人也不坏,只是对她话语中所隐含的信息升起警惕,那可是她的生意,由不得她不上心。

    张姐是个很会享受的女人,她给赵欣雅打理这间美容院一秒记住已经有十年时间,对这里的布局、人事,甚至一草一木都耳熟能详,只要进了美容院的门,她就是这里的女皇,没有人可以忤逆她的意志,她 说出的话,就是法令,旨意。

    当然,在张姐的上面,还有赵欣雅,不过,对于她来说。大小姐只是一个摆设,好看的花瓶,没有她张姐在,这个美容院就要出问题,无法正常运作。

    还好,这些年赵欣雅对她一直很尊敬,所以,她也没有故意使坏,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本分,为赵欣雅赚了不少钱,她也不去搞贪污那种小动作,也没有必要,说实在的,当年在赵父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错的积蓄,生活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她追求的不仅仅是这些。

    她喜欢做女皇,凌驾在所有人之上那种感觉,所以,她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这间美容院的理念,让每一位来这种消费的女士都能体会到被人尊敬、奉为女王的*感。

    她需要有人和自己一起分享这种被人服侍的喜悦,可以说,这也是她从商这么多年,获得巨大成功的秘诀。

    就在刚才,她对大小姐提出一份计划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的女皇帝国就会正事启动,也许只要一年的时间就能形成规模,离她的梦想愈来愈近。

    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张姐躺在美容椅上,闭目养神,房间里弥漫着上等熏香的淡淡味道,这是高级VIP才能享受的待遇,不过,对于身为经理的她,自然不算什么。

    此时的张姐,光着一双雪白的大腿,舒适地躺在软椅上,玉足被涂抹了一层牛奶样的膏体,一个年轻的男人正讨好地为她舔脚。

    这些奶膏都是先涂在男人的舌头上,再涂抹在女人雪白的肌肤上,这是一个考究功夫的过程,通常一次推油做下来,没几个小时是不会结束的。

    这的确是非常好的放松方式,听着舒缓的音乐,闻着昂贵的熏香,被年轻男人口舌服务,那种愉悦,是许多女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张姐安心地享受着年轻男人的服侍,但凡有风吹草动,就会有她的心腹用报警装置来通知她,让她有所准备,现代科技这么先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迎宾的女孩中,有一个是她心腹,每当大小姐来的时候,就会偷偷按下藏在手心中的红色按钮,进行通风报信,这是个秘密,几乎没有人知道,为此,那个迎宾女孩每个月账号上都能多领取一千块钱。

    送走了大小姐,美容院女皇张姐开始了她的奢侈人生,这个年轻男人叫张少罡,是她三年前认识的,应聘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二十出头,找不到工作,这个年头,像他这样的人太多了,有那么点文化,却没有什么技能,好工作找不到,吃苦的工作又做不来,是很尴尬的一群人。

    张少罡来应聘那天是张姐做的考官,对这个大男孩的印象不错,就留了下来,这种事情很多,再平常不过了。

    可是,每一段故事都是有起因的,他们也不例外。

    那是一个傍晚,华灯初上,忙碌一天的张姐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在下楼的时候把脚扭了一下,鞋跟也断掉了,走路一瘸一拐的,疼得厉害。

    单位的员工也都下班了,只剩下张少罡一个人,他恰巧在巡视房间,准备关店门,就遇见了单鸡独立的张姐。

    对于张少罡,张姐还是有些印象的,见是自己美容院的员工,平时工作表现还不错,她精神也松弛下来,就打算让这个大男孩扶自己回办公室,换一双鞋。( 不惑女人的扭曲生活 http://www.longtan5.com/0_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