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正文 第3505章 后院起火
    听到万俟弱水的名字,风绝羽本能就意识到琅玉迷境的事东窗事发了,当初在迷境中趁着绿皮怪人和凌雍赞大打出手之际,他拿走了玉罗仙珠,本意是想用来对付迷境中能让人产生幻象的山风元灵,没想到中途被万俟弱水看见了自己的样貌。

    冰海一行,他跟万俟弱水有过数面之缘,又在火玄洞解救了万俟弱水那一大帮人,万俟弱水肯定认得自己啊。

    以自己现在的名气,想必万俟弱水肯定不能猜到自己的身份,她能找到灵洲,便是最好的见证,可是那个女子为何如此多事?她究竟有没有把自己的事告诉给皓元凌家,风绝羽有些吃不准,所以他每一个想法就是避一避,不去招惹这个麻烦。

    有了这个念头,风绝羽反问管铭道:“我没在山上,她根本找不到我啊。”

    “是啊,可是人家非要见您,夫人和上官夫人都去问她究竟因为什么事非要见您,可人家就是不说啊?”管铭也是从传讯符中得到山上的消息,只知道一个大概,并不了解具体。

    风绝羽眨了眨眼睛道:“那夫人她们是怎么说的?”

    “夫人以您出外游历为由帮您挡下了,而且这两年上山的高手不少,都是要挑战您的,用的都是同一理由。”管铭如实汇报道。

    风绝羽一听,顿时松了口气,立下决断道:“那就告诉她我正在外面闭关,短时间内回不去,先让她走。”风绝羽觉得眼下没有想好怎么应付万俟弱水,就使了个托字诀。

    可是管铭说了一件事,却是让他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

    “哎呀,副宗主,你可别为难我了,你知道现在山上的人都在想什么吗?他们以为万俟弱水是您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如今上门讨债了。”

    风绝羽骤然一听,顿时光火道:“胡说八道,老子什么时候惹风流债了?”

    管铭摆出一副你可别不承认的表情道:“哎呀,副宗主,事到如今,你怎么不承认呢?那万俟弱水来的时候,夫人百般询问缘由她支字不提,偏要等你回来,这不是非要见您这个薄情的郎君的态度吗?而且他是两年前来的,说是非要等你回来,您不回来她就不走,这不,一住就是两年,要不是夫人一直压着这事,恐怕现在整个九界山都知道大世美女榜第一的万俟姑娘上灵洲寻夫来了,这还不算呢,如今您和万俟姑娘的事已经传遍了啸月山,几位夫人天天对她横眉冷对,就差没大打出手了,副宗主,我觉得你还是回去一趟吧,再不回去,我怕山上会打死两个。”

    “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风绝羽听完顿时头大无比,他的确聪明,但他也万万想不到,万俟弱水所有作法的全部隐衷和细节,想到这,他猛然起身,道:“不等了,现在就回山。”

    “太好了,您要是不回去,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别废话,马上走。”

    后院起火,这事可托不得,就算有天大的事,那也得往后排,否则可真要乱套了。

    风绝羽急不可奈,他很不理解一个天之骄女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他想弄个明白,但其实风绝羽忽略了这件事背后带来的影响,因为万俟弱水本就是个风头一直强劲的美女。

    ……

    霸空城,传送阵,数道光华闪过,三名衣着扮相都极致奢华的武修从传送阵走了出来,为首一人长巾锦冠、华服云氅,鼻眼朝天的走上了霸空城的大街。

    望着灵洲城池的繁花和喧闹,旁人都热潮澎湃的心情在青年身上毫无体现,反而其眼眸中闪过一股浓浓的不屑之意。

    “这就是霸空城,传闻七霞界最繁花的几大城池之一吗?”青年淡淡出口,明显对外界的传闻有着异常不满的情绪。

    青年身后跟着两个跟班,修为皆是不俗,尽管没有达到乾坤境,也都在承道圆满上下徘徊。

    一名跟班快步跟上,语气带着浓浓敬意,小心翼翼的回道:“在七霞界,霸空城算是出头较晚的一个城池,只不过此城如今已经划归啸月宗管辖,这个啸月宗并不简单,不久之前,它在霸空城亲手折戟了七霞昆洲一霸圣龙山段氏一族,而且这个段氏一族背后还有山海书院作靠山,但依旧没有敌过啸月宗,据说此宗的副宗主广结善缘,认得许多强者,便是陷宇山那位新帝都与其交情深厚,公子此来勿必小心为上。”

    青年闻听,冷哼了一声,完全没放在心上道:“区区一个不入流的一流天宗,连个道武境的掌事帝尊都没有,本公子还需要小心吗?我到是要看看,那个什么风绝羽,究竟使了什么手段,敢抢老子的女人。”

    青年说完,站在街上微微一顿,问道:“你们知道啸月宗在什么地方吗?”

    “属下这就去打听。”

    “快一点,弱水师妹绝不可以成为那姓风的小妾,否则本公子的颜面可是要丢尽了。”

    跟班应了一声,转身冒着汗的跑了出去。

    另一名跟班见状,连忙上前,低声道:“公子,你别听九界山那些闲的没事的庸汉乱嚼舌头,万俟姑娘可是与您与婚约在先的,或许是那姓风的强取豪夺,到时候把人抢回来便可。”

    “强取豪夺?他敢?”青年有些气急败坏道:“那些上山挑战的人都该死,看本公子不好教训教训他们。”

    过了一会儿,先前跑出去的跟班急匆匆的跑了回来,神情异常慌张道:“公子,打听到了,啸月宗就在灵洲的啸月山上,距此地有近半月路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青年一皱眉头,见跟班欲言又止,没来由的心烦道:“有屁快放,本公子没功夫跟你在这猜谜。”

    跟班低着头,有些胆怯道:“公子,属下说了,您可别生气。”

    “快说。”

    “是。”跟班道:“属下适才打听了一下啸月宗的位置,顺便听到了一些传言,有人说万俟姑娘早就与那姓风暗生情愫,她两年前上山,便是来讨一份情债的,这件事很多人都看见了,啸月宗的人曾经赶她走,哦,就是那个姓风的副宗的女人,结果万俟姑娘死活都不走,非要见那姓风的一面,所以外界都说,这两个人,可能情深义重,所以……”

    “所以什么……你特么再胡说,老子扒了你的皮。”

    “蓬!”

    青年听了半天,早就按不住心中火气了,暴怒之下,一脚将跟班踹出老远,引起不小的风波。

    另一名跟班见青年大动肝火,连忙劝道:“公子息怒,周言忠心耿耿,他也是如实相告,其实这些传言未必就是真的,咱们先过去问问,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跟班的劝解并没有让青年消气,反而火气更大了,他紧紧的攥着拳头,嘴里发出磨牙的声音,怒道:“万俟弱水,要是让老子知道你背着老子偷汉子,老子连你也不会放过,走,跟我去啸月宗。”

    青年说完,腾身而起,片刻的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街上的人流看着青年暴怒离场,纷纷惊异的观望,很快一些喜好看热闹的家伙,便认出了那青年身上特有的华服,并震惊道:“那不是皓元凌家的武服吗?刚刚过去的是凌家人?”

    没错,青年就是凌雍赞,他已经到了灵洲。

    谈及此事,其实也不难猜测,虽然当初万俟弱水上山的时候,红杏夫人严令啸月弟子不想将此则消息外传,啸月门人也极重规矩和宗主训话,但她们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当时在山上的可不仅仅只有万俟弱水这么一个外人。

    之前早就提过,风绝羽覆灭了圣龙山之后,成为了大世新榜上的第一强者,此后上山来寻求挑战的大世强者并不在少数,而在万俟弱水上山的当日,并没有人看到她,但是她一直住在啸月宗,这就很难隐藏形踪了。

    万俟弱水住在山上的消息不径而走,很快就被上山挑战的人发现,而在啸月宗内部,关于风绝羽和万俟弱水关系的闲话也不间断的出现,这样就慢慢的被人所熟知,一些上山挑战的人久等风绝羽不来无趣下了山,消息也自然带到了山外,凌雍赞收到消息还是晚的呢,要是早就知道,可能他早就来啸月宗了。

    ……

    不仅凌雍赞,一些小道消息传出去之后,还有人悄悄的潜入了啸月宗,而这个人,正是玉修罗的手下,妖檀。

    她负责追踪万俟弱水,一直知道对方的下落,只是始终闭口不提,直到凌雍赞离开了皓元界,妖檀也收到了风声。

    夜间西客居小院里,一道鬼鬼祟祟的绿影从无数巡逻的啸月弟子身边悄然飞过,很快来到了小院的门前,妖檀没有开门,而是站在门前略微施了点手段,便查出附近没有高手出现,随后,她推门而入,饶过屏风来到正在修炼的万俟弱水的面前。

    “怎么是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异世无冕邪皇 http://www.longtan5.com/1_1871/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