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正文 3599 死门(二3)
    “杀啊!”

    圣都城头上,看见本来密密麻麻拥挤在城头上的教团军的长枪竟然在向后拉开,一名刚翻上城墙的马丁利牙精锐军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他就就看见在前方出现了一样大型器械,那犹如巨大弓弩放大后的造型,让这名悍勇登墙的马丁力牙勇士就像是老鼠看见了猫,张口的呐喊声戛然而止,眼前的这东西虽然在夜色里并不是很清楚,但是那独特而狰狞的造型,在前段时间对圣都外围的攻击战中,马丁力牙军就曾经被这种东西射的不少人都得了恐惧症,这是帝国重弩车!能够在百米外就洞穿重甲的大杀器

    被这样的东西指着,这一刻,这名马丁力牙悍勇军官的头皮都麻了,什么也不管了,他转身就想要跳下去,下面全都是人,落下去不一定会死,但如果被这种打中,哪怕不是击中致命部位,也都是死得不能再死了的,这名马丁力牙军官的反应相当迅捷,而在此刻,正好又有一名马丁力牙士兵越过了程度,就听到一声震耳刺疼的颤动声音“噗噗噗!”金属切开肉体的声音,帝国重弩车射出来的五道弩箭构成的散面,就像是五道的弧线镰刀噗的一下从那名马丁力牙步兵的腰部掠过,而刚刚跳出城头的马丁力牙军官,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身躯从腰部飚射出一道血线,此刻他才感觉到从腰部传来的剧痛,直接被从腰部整齐的切开了”帝国重弩……“

    这名马丁力牙军官凄厉的声音,然后就是被切开半截尸体直接被城头缺口垂下来,砸在下面的人堆上,鲜红的人血混着内脏更是犹如空中爆开的雨,下面的步兵们完全一脸懵的看着这一幕,本来大家还想要欢呼一声的,怎么眨眼人就……

    那名马丁力牙军官在中低层军官中是以悍勇好斗出名的,而且每次作战都勇猛无比,最高的记录是曾经一个人攻上城墙后,愣是死扛住对方足十几名士兵足足五六分钟的全力反扑,要知道,攻城之战是最为惨烈的,特别是攻城一方完全就是用血肉去填,登上城头的刹那,你根本无法想象你会面对多少敌人,会有多少双眼睛在城头上戏弄的看着你,十个,二十个,五十个,甚至一百个,能够攻上去,还能够坚持一分钟的都相当不错,一分钟,足以让后面跟随的人上来了,可能整座城市防御线能不能打下来,就看在那一分钟里不被打死!”杀啊,压上去!“

    养精蓄锐了一个晚上的三万马丁力牙军,自然是不可能被这点小儿科吓到的,他们举着盾牌,顶着城头上如雨点般落下的箭簇,继续攀爬,就在这一刻,来自城头方面的猛力呼啸声突然覆盖了所有人的耳膜,马丁力牙人就看见数百道光点集中人群,“噗噗噗”鲜血从身体内炸开的声音中,碎肉飞溅,,伴随着人马筋骨断裂的脆响,死者临死前的惨呼更令人感到惊悚,这些光点在人群里边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眼前这血腥的一幕,更是引起下方马丁力牙军的的骚动,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了,在格太亚目,帝国军队的雷神和重弩车就曾经让他们血流成河,就算是再悍勇的战士,在这些强大无比的帝国武器面前,都是待宰的羔羊一般的脆弱

    而现在,他们在圣都又遭遇了”注意,散开啊”

    带队攻城的军官大声喊道,来自城头方向射来的寒光点点,以极快的速度越过这几十米的距离,再次在人堆里边爆开,打中的位置,就像是被重锤正面打的凹进去,就算是钢制的盾牌,都被打的扭曲飞到半空中,更不要说后面的人体,特别是没有尾翼的散弩箭,集中人体的刹那,从高速向前,在碰撞受力后就因为失去平衡,就像一道道高速旋转的陀螺,猛的扫进后面的人群,一旦爆开,就是周围两三米的范围,砸的人骨头断裂,血雨横飞,噗嗤”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让四周的人脸色难看,,他们并不怕死,但并不是表示说,他们可以坦然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虐杀。”冲上去啊“

    城头上的帝国重弩车疯狂的朝着马丁力牙军倾泄火力,一片片的寒光散射在人群炸开,不少弩车偏差的有些离谱的准头,让威力威力大打折扣,但就算是如此,依然给予马丁力牙军从灵魂到肉体上的沉重压力,天空中带着火焰的箭矢不停划过,光暗明灭中,无数人马密集向前,无数的锐兵利器在对砍对杀,鏖战双方咬牙切齿,流血殷然,到处是刀光剑影,交战线完全被打成了血红色,有手持重盾的士兵,摇摇晃晃地从血泊里站起来,城头上下,无数犬牙交错的厮杀

    火光燃烧着在风中呼啸,双方的战线展开,弥漫了圣都长达数里的城段,远远望去,犹如一条巨大的火龙在城头肆虐”弓箭手,射啊“

    双方的弓箭手只管抬起弓朝着上方漫天乱射,城头上的重弩车让斯派克特别派出的三万马丁力牙精锐一时间也效果不大,毕竟只是木梯抢攻,一次上去的就只有一两个人,拼死稳住缺口,但很快就会被弩车的攒射打成血窟窿,在连续战损失了两个中队后,斯派克下令暂时撤回来,但是这么多人,也不是一下就能撤下来的,而且因为人多了拥挤不堪,不少部队陷在混乱的人流里动弹不得

    苏鲁城

    大火染红了天空,撒隆所见的就是一副满地尸骸的惨烈景象,大量的血顺着泥泞的地面流淌,尸体到处都是,脚下的人血宛如小溪流一般甚至一度莫过人的脚背,血色泥泞中,被剥的精光的赤条条的尸体,不少尸体就侵泡在血水灌注的泥潭里边,看起来白花花的令人感到蹙眉,伊尔族第四军攻破苏鲁城,虽然只是短暂的几十分钟,也让这座不算大的城市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撒隆目光扫过也忍不住微微蹙眉,连距离圣都二十里的苏鲁城都是如此,那么圣都周边会是什么样,用脑袋想也能够知道

    而撒隆坚持要来苏鲁城,除了切断马丁力牙人继续向北的可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意义,苏鲁城虽然不大,但却是圣都往北的门户之地,谁控制了苏鲁城,就等于掌握了进出圣都的主导权,也就是说,如果现在控制苏鲁城的是马丁力牙军,撒隆就只能在苏鲁城下干瞪眼,至于说绕过苏鲁城乡圣都开进,那就是开玩笑了,圣都之外就是马丁力牙军的骑兵主力,在圣都这片平坦地势上,就算是横扫了北方高卢的帝国步兵,也不敢说能够与马丁力牙军的主力一战,

    因为直到现在,撒隆也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到底有多少马丁利牙军!

    “轰隆隆”

    一道响亮的声音在头顶苍穹间响动,撒隆错愕的抬起头,一连串断珠般的雨点扑打在脸上,湿软的清冷感觉从脸颊传来,撒隆的脸色也忍不住变了变,这个时候下雨,对于圣都来说,绝对不能算是好事,因为雨水会让帝国重弩车受潮,进而威力受到影响,虽然圣都方面的情况不明,但是撒隆也能猜到,圣殿骑士团的胡撒是不会放着自己留在圣都的百余架帝国重弩车不用的,不要看平日里是个老古板,可是在大局上绝对不含糊,

    圣都方向,

    冰冷的雨水就像是直接清透灵魂一般,让战场上激战的双方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下来,犹如断珠一般弥漫了眼前的田地,让前方犹如怒潮般的战场变得更加模糊不清,延绵数里范围在一瞬间犹如笼罩上了一层水雾

    马丁力牙的将军们脸色沉默,真是功败垂成,这场雨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大雨倾盆,到时候连睁眼都困难,更不要说去强攻圣都,这次突袭没打下来,下一次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

    实在是因为帝国重弩车太凶名卓著,不知道多少欧巴罗强军劲旅被帝国重弩车杀的军心涣散,倒不是说重弩车的杀伤力有多强大,而是说重弩车强悍的攻击,往往能够将人打爆,打碎,能够让周围的军心士气遭受沉重打击

    斯派克站在高处凝视着前方的圣都,似乎感受到将军和领主们波动的心神,不以为意的摆了一下手,嘴角不屑的瞥了一下“帝国对这场南方霸主权压下了如此重注,为了保住圣都,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就算圣都方面有了这些帝国武器,又能够怎么样,不过是多喘息几口罢了,等到天亮,我大军攻城器械修建完成,以十几万大军滚城,就算圣都是块铁,只要没有援军抵达,一天之内绝对能够拿下来的“”对,只要援军赶不来,圣都坚持不了一天“马丁力牙的将军们脸色一振,就算圣都方面拥有帝国军的大杀器又能怎么样

    对于会可能会遭遇帝国方面的大杀器,斯派克是早有准备,这场南部霸权之战,除了马丁力牙军主力停滞在圣都外,其他的几场大战,无一不是风驰电掣、巨幕铁流的骑兵千里奔袭或者对撞厮杀,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作为南欧巴罗拥有量最多骑兵的马丁力牙王国,却是被帝国骑兵在自己国土上纵横来去,这种耻辱,今夜,自己就是要让帝国也承受一下被人突袭的滋味,圣都已经是囊中之物,除非帝国大军亲至,否则都是徒劳挣扎罢了

    作为整个作战计划的制定者和五十万马丁力牙军的统帅,斯派克能够取得所有人的支持,让所有人都甘心听从指挥,创造出马丁力牙王国数十年来,三族将军和领主共同一心的局面,可不仅仅只是依靠一个看似可行的计划那么简单

    计划再好,也要有人来执行,这场突袭战,本就是跳跃式攻击,绕开了卫城,冒险程度丝毫不亚于在钢丝上跳舞,一旦钢丝崩断,就是五十万马丁力牙大军的生死存亡,

    五十万马丁力牙军分成三个梯队后毅然决然投入战场。就算是动用了一半兵力包围三座卫城,此刻在圣都周围的马丁力牙军也是近二十五万

    其中十五万人攻击圣都,六万兵力负责荡清周边,还有近四万部队并没投入战场,而是位于突入部队的的左翼,这是四万战力强悍的伊尔族精锐骑兵,也是斯派克让所有将军和领主们感到心服口服的地方,如果帝国骑兵救援圣都,那这四万伊尔族的精锐骑兵会在第一时间顶上去

    帝国皇帝本人就在圣都北,是真正让马丁利牙军感到忌惮的存在,第一次南北大战,就是这位军神皇帝神乎其技的骑兵指挥,抓住一点,生生将七十万联军击溃,所以马丁力牙军的将军和领主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如果在大军围攻圣都之际,帝国皇帝抓住契机用骑兵杀入,到时候就是腹背受敌,那可怎么办?

    想要让所有人安心攻击圣都,就必须要一支顶住帝国骑兵的屏障,而这个屏障,人数太少不行,战力太差也不行,要能够抵挡住帝国军队狗急跳墙的猛攻,要能够舍得拼死为大军回撤争取到时间,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用自己来换取整个马丁力牙军的生死安危,就算最后不死,怕是也要残

    打下了圣都,这支部队分不到一点好处,帝国南下,就得去死扛,谁肯去承担?可是没有这样一道屏障,要让所有人都全力以赴的执行计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斯派克最终是将自己的嫡系派出去承担这份最为危险的任务,用四万伊尔族精锐战士的血,构筑起保障各军如果攻击不利,还可以按照原线路回撤的屏障,只是这负责阻挡的四万骑兵能够剩下多少,就很难说!( 权国 http://www.longtan5.com/1_1877/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