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牛大山的彪悍人生 > 118 阴魂不散的女乞丐
    118 阴魂不散的女乞丐

    人质边说话边观察着牛大山脸上的表情变化。(ianuaang.cc )

    此时的牛大山显得有些沉默起来,嘴上吸烟的频率也变得快了,烟头在他的嘴上明灭着闪烁。

    人质毕竟是一个在世面上历练过的人,他从牛大山上面包车那一刻开始,就感觉出了牛大山少不更事的稚嫩一面。所以,当贱人开着面包车去提钱的时候,他的心就放松了下来,变得不再紧张害怕。

    对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他是用不着紧张的。

    “小兄弟,我看你也是刚出来混了不久,所以也就多说了几句。人,真的要走正道,要是一不小心走上了歪门邪道,到时候要想回头就难了。在你跟前,我当你叔叔总是可以的吧?我是过来人,人情世故该体验的都体验了,该看见的也看见了,生意,事业也经历了辉煌和失败,所以,我还是有资格对你说这个话的……”

    人质边说话边仔细地观察着牛大山。

    牛大山显得越来越沉闷起来,他没有回答人质的话,而是站起来,朝着拱形的窑洞口走。

    人质不明白牛大山的具体意图,他甚至猜测牛大山会不会是去取处理他的凶器,于是紧张兮兮地大声朝牛大山问:“你要上哪儿?”

    “方便!”牛大山不大友好地说。

    牛大山越是这种态度,人质心里越是有了底。他知道自己说的话里面自少有一部分是深入到了牛大山的心坎里去了,甚至已经打动了他。尽管这小子没有说话,但是,这小子的心里已经在泛起了嘀咕。

    人质有人质的打算,虽然他的前妻已经答应了帮他付赎金,贱人也已经去提钱了,但是他仍旧不能保证提到钱的贱人回来会不会丧心病狂地撕票。因为从贱人勒索他十万块的迹象看。这家伙不光是个手段老练狠毒的惯犯,而且是一个不大讲究江湖规矩的人。

    在江湖上混的人,不怕对手阴狠毒辣,怕的就是对手没有江湖道义,不守江湖规矩。而贱人,很显然是一个既没有江湖道义,也不守江湖规矩的人。这样的人是最可怕的。

    他想在最短的时间里说服牛大山,然后让牛大山给他解开捆住他的绳索,尽快地得到解脱。尽快把自己从危险的境地中解脱出来。

    从他努力的方向看,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他对牛大山有信心。

    人质的话对牛大山的内心的确是造成了一定的冲击,牛大山边朝着外边走,心里边产生了犹豫。即使不经过人质的提醒,他也觉得贱人的做法在某些方面有些不妥。

    他对这次行动的本质产生的怀疑。

    站在窑洞口,牛大山解开裤腰带,叉开两腿,准备掏出**对着外边的黑暗,洒上一泡憋了很久的臊尿。

    突然,牛大山听到了一声小狗的低吠声,而且就在旁边不远。

    牛大山的感觉异常敏锐,他立刻听出这声犬吠声很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猛然间反应过来,是他捡的那条流浪狗——独眼泰迪发出的声音。

    独眼泰迪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电光火石间,牛大山的脑海里冒出一个巨大的问号和惊叹号……

    他本能地寻着泰迪发出声音的方位看过去。

    黑暗中,他果然那看见了有一颗豆点大的蓝盈盈的光点。

    是泰迪的眼睛!

    “泰迪,是你吗?”牛大山亲切地朝黑暗中的泰迪问道。

    黑暗中的泰迪又发出一声低吠,已经跑到了牛大山的脚跟前。

    没错,果然是独眼泰迪!

    借着从窑洞内投射出来的昏暗的烛光,牛大山看见泰迪屁股上的那条被剪掉后,只剩下一小截的尾巴,朝着他亲昵地摆动。

    “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牛大山越发惊奇了。

    泰迪当然不会回答牛大山的话,而是歪着脑袋,看着牛大山,从那只独眼里透射出的眼神里,满含着委屈的神情。

    牛大山才想起因为自己和母亲走得匆忙,忘记带上泰迪一起到兵兵娃哪儿避难了。甚至这几天也没有想起它。

    独自在家的泰迪,没有人照顾它的吃喝,它一定是委屈得要死。

    于是牛大山愧疚地蹲下身,想一把将泰迪抱起来,然后顺顺它的毛,顺便朝它说几句安慰的话。

    但是,当牛大山蹲下身的那一瞬间,泰迪却一下子跳开了,它拒绝了牛大山的拥抱。

    牛大山笑了,朝泰迪说道:“你还跟我怄上气了?”

    泰迪又朝牛大山发出一声低吠。

    灵光乍现间,牛大山好像突然能够听得懂泰迪发出的声音似的,说道:“是有谁把你带到这儿来的吗?”

    疑问间,牛大山已经朝着窑洞口的旁边看了过去。这一看过去不大紧,当牛大山看到窑洞的旁边果然蜷缩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形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毫无心理准备的他依旧是大吃一惊。

    “谁?”牛大山厉声朝黑乎乎的人影喝问到,浑身立马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窑洞里的人质听见牛大山发出的喝问声极其异样,心里也是一抖,大声朝站在窑洞口的牛大山问:“你在和谁说话。”

    牛大山哪儿还顾得上回答人质的话,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蜷缩在窑洞口的人形一样的东西。

    极度紧张间,牛大山的脑子中已经反应出了一个人的轮廓——是那个肮脏的女乞丐!

    果然不出牛大山所料,蜷缩在窑洞口的人还真是那个肮脏的女乞丐。

    在牛大山的喝问间,女乞丐已经站了起来。

    牛大山虽然看不清女乞丐的脸,但是,女乞丐的眼睛却在黑暗中忽闪忽闪的,散发出神秘的光。

    牛大山突然觉得这女乞丐的眼睛里发出的光有点异样了,一般人的眼睛是发不出这么夺人心魄的光芒的。

    此时从女乞丐眼睛里闪烁出的眼神,是完全可以用“光芒”两个字来形容的。

    这家伙怎么就阴魂不散地缠上自己了?难带就是因为自己霸占了她的那块稍微有点神奇的石头?

    牛大山的心里越来越讶异。当他想起从女乞丐手里抢过来的那块石头时,下意识地摸了摸裤兜,还好,石头还在,只是这两天自己的生活节奏和频率过得太快太紧张,就像坐过山车一般,一度把这事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牛大山本来对女乞丐是心生厌烦的。但是,看在她那么远给自己送泰迪过来的份上,牛大山的声音变得缓和了许多:“是你把泰迪带过来的吗?”牛大山朝女乞丐问时,声音虽然缓和,但是却仍旧有盛气凌人的架势。

    女乞丐没有回答牛大山的话,而是站在离牛大山两三米远的地方看着牛大山。

    女乞丐本能地和牛大山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她似乎很怕牛大山伤害到她。

    牛大山问出了这句话以后,也觉得自己有点犯浑了,因为女乞丐是一个聋哑人,自己这么问她无异于是对牛弹琴。所以牛大山不想再理会女乞丐,对面前的泰迪说道:“进来吧。”

    然后转身就进了窑洞。

    见牛大山转身进来,人质有点紧张地望着牛大山问:“你刚才在和谁说话,怎么没有听见谁应你?”

    牛大山没好气地说:“我跟狗说话。”

    “跟狗说话?”人质犯起了嘀咕,感觉牛大山的回答有点无厘头。

    而泰迪这时就站在窑洞口,不进来,看看窑洞里的牛大山,又扭头看看站在窑洞外的女乞丐。

    只有牛大山知道窑洞外站着的是女乞丐。

    人质这时自作聪明地朝牛大山说:“不对,你不是只和狗说话,外边一定还有人。你是在和一个人说话!”

    说到这儿,人质的表情变得越发紧张起来。

    牛大山突然就觉得这个人质有点婆婆妈妈的啰嗦了,骂道:“你妈的还有完没完?我和谁说话和你有啥关系吗?”

    见牛大山朝自己瞪起了眼睛,人质一下子就不敢吱声了。他没想到这小子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主。

    他是轻视了这小子了。

    这些刚出道的在社会上混的愣头青是最令江湖上的老油子们头疼的。因为这些愣头青根本不会按道上的规矩出牌,你也根本不会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出什么石破天惊的出格的事情出来。

    包括无缘无故地撕票。

    想到这儿,人质的心又无限地纠结起来了。他不敢再吱声,以防进一步地激怒牛大山。

    他突然感觉牛大山也是一头尚未长大的嗜血成性的野兽!

    而牛大山的心里这时却反应出了另外一个比人质更揪心的问题:“半夜三更的,女乞丐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而且锁定他比卫星定位系统还精准无误!”

    想到这儿的牛大山顿时就有点坐不住了,他又一转身,朝窑洞口几步走出去。

    一直站在窑洞口盯着牛大山的泰迪看见牛大山急冲冲地朝着它走过来,似乎被牛大山的样子吓着了,一下子跳开,隐藏在了黑暗里。

    泰迪感觉到了牛大山身体内发出的危险气息。

    泰迪是极其敏感的泰迪。

    牛大山走出窑洞,女乞丐居然还站在不远处的黑暗中,当看见牛大山出来的时候,女乞丐本能地朝着后面退了几步,有了想跑的架势。

    女乞丐也是极其敏感的女乞丐,她对牛大山始终保持着提防的心机。

    而牛大山果然有了要侵犯女乞丐的企图,他几步朝女乞丐走过去,想要把女乞丐拉近窑洞里,用表情和手势和女乞丐进行一次深入的交流,他有疑问……( 牛大山的彪悍人生 http://www.longtan5.com/2_2792/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