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九十章 夜会小萝莉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夜色依旧迷人,徐枫一人站立阳台上,风微冷,吹的徐枫神清气爽。月光皎洁,地上落下一个形单的只影,自怜自弃。此刻的徐枫不是学小青年的忧郁,他没心情装深沉给别人看,而是因为他的心情实实的是不好。

    带着一丝吹皱人心的冷风吹乱了徐枫的发丝,心绪也如同发丝一般凌乱,微风中略显几分颤抖。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经历的事情也太多,人生中难以忘怀的六人,除去自己身边还有那早已化作一堆尘土的zhng马和老狼之外,也就剩下金鱼还没有见到了。久别初逢感觉大多是惊喜,然而那两人给自己只剩下惊了,别无他物,这是一种莫名的悲哀。

    “我想死啊!谁来帮我啊啊啊~~”由远及近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的悲呼声,声音悲怆莫过于家中死了爹妈,扰乱了徐枫那原本就已经无比复杂的心情。

    徐枫微微蹙眉,心中多有不悦,但却无心思去理会这种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奶气儿的丫头片子的寻死觅活,只是没好气的对着下面吼道:“想死离这儿远点,找个僻静点的地方,省的让想活的人不安生。”

    女生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下面对徐枫骂道:“喂,我说,大叔,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的人性啊,人家都伤心成这样了,你还这里乱吼。”声音很近,似乎就楼下。

    徐枫低着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身材瘦弱的女生上身穿着一件暴露的肚脐装,下身是一件黑色超短裙,一双洁白的大腿上套着一条肉色的丝袜,白白的大腿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一抹动人心魂的白光。女生像是一摊烂泥一般瘫坐地上,扬起雪白的粉颈,一张美人坯子的脸带着一丝悲愤的神情望着徐枫的身影。女生上身的肚脐装较短,微微一抬头,胸前两片雪白的肉将徐枫的眼睛灼伤了。胸前的两团雪肉规模初具,算不得宏伟,但是也算是有点看头,至少这让徐枫心中稍微有几分安慰,就算是被发现了,这货依旧可以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只是欣赏良辰美景,不是猥亵未成年少女!哥是良人!

    徐枫冷冷一哼,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莫名的邪气,对着女生冷冷的说道:“这世上每天死去的人不知几何,想死的人自然大有人,我不能亲自动手带给他们解脱,性不如闭上眼睛,让他们情的去死吧。”

    “喂,我说大叔,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要是你女儿失恋了心里难过,胡言乱语吼两嗓子,你会不会也劝她直接去死啊?”女生年纪虽然小,但是却牙尖嘴利,这话说得无比犀利,换了别人还真会无语以对。但是女生始料未及的是,与她争吵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只标标准准的禽兽。

    徐枫眼神冰冷的扫视了一眼楼下那个牙尖嘴利与自己斗嘴一副不服输的女生,眼眸中满是毫不加掩饰的冷漠与嘲讽,视线一转而过,回归到那深邃无际的天外,声音带着一抹冷峻,说道:“我二话不说,会一巴掌劈她脸上,告诉她,这世上能让你哭泣的男人都他娘的不是好男人!好男人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哭泣!”这话说得大气凛然铿锵有力,宛然一副爱情的卫道者形象,浑然忘记了,有多少女人暗地里为他哭泣。

    女生盯着徐枫那伟岸的身躯,看着那硬朗的面孔散发着一股柔柔如同月光的光芒,心中略有几分痴迷,旋即又冷冷一哼,语气带着几分不服输的说道:“唉,我说大叔,难道我失恋了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吗?还有,哼哼,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站阳台上四十五度仰角仰望星空,让悲伤逆流成河的?”

    徐枫无言以对,半晌才恼火儿的对着女生吼道:“小丫头片子,赶紧给我闪人,谁打扰了哥的忧伤就等于毁了我!”

    小女生嗤之以鼻,悦耳的声音满是不屑,哼哼说道:“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学小年轻的非主流,真是不知羞耻。”说着,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不屑中带着几分可爱,可爱到徐枫恨不得冲下去打这妞儿的翘臀两下,以解心头之恨。

    徐枫没好气的哼哼着,嘴上死不承认的辩解着:“谁!谁稀罕学那狗屁不通的非主流啊,大爷走的就是主流东西,你永远不懂。”

    女生咯咯的笑着,小声宛若银铃,令人身心愉畅:“切,少这儿狡辩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这么大的人了,还让我教你这些东西,真是不害臊哦!”

    “你你!”徐枫觉得自己心中此刻特别的憋屈,憋屈程度不下于窦娥姐姐,无可奈何的翻个白眼,从窗台上跳下来,背对着那不断从口中发出银铃般笑声的女生挥挥手,说道:“拜拜咯,大叔要去睡觉了,你自己一个人寻死觅活吧。”

    女生见刚刚找到一个可以能带给自己片刻欢愉的人说走就走,当时就急了,哗的一声站了起来,疾步追了上去,楼下对着徐枫喊道:“喂,大叔,你再陪我说会儿话啊。喂喂,你留下啊!臭大叔,装嫩大叔!”女生楼下又蹦又跳,使劲的吆喝着,可是任凭她怎么叫唤,徐枫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要走,果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妹子。

    “哼!”女生气恼的跺跺小脚,琼鼻一皱,气急败坏的哼了一声。旋即目光又自己的身上看看,发现自己无论是横看竖看,都是那种令人看了一眼便蠢蠢欲动想要调戏的对象啊。可是徐枫这货倒好,一个话不投机,便径直的走了,一点儿也不停顿。

    徐枫百无聊赖的回到屋中,对于那不断叫喊的小丫头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表现差劲的比禽兽还不如。阳台就徐枫的屋外,走回去也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走进去便欲洗洗睡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李清婉的声音:“枫,你睡了吗?”

    徐枫不支声,半晌才缓缓的说道:“有事儿吗?有事儿明天再谈吧。”一句话就已经彻底将李清婉拒之门外了。

    李清婉不死心,说道:“枫,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你开下门好吗?”

    徐枫微微叹息一声,说道:“不需要了,我想睡觉了。”

    门外半晌没有声音,过了许久,才传来李清婉幽幽怨怨的叹息声,悠然一叹,如同满是愁绪的秋风,吹皱了徐枫的心中平静的湖面。李清婉说道:“好吧,你休息一下,有事儿明天再说吧。”

    “嗯。”徐枫轻轻恩了声,风轻云淡,但是隔着一面门的李清婉的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一般痛。

    李清婉看着面前这堵门,神思深渊,仿若眼前这堵门便是徐枫与李清婉之间的距离,无法穿透,除非徐枫愿意。

    p:第一。求推荐票收藏。(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