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短两寸多好!
    第一百三十九章再短两寸多好!

    此时的关雅兰已然放下心中那份与徐枫之间的隔膜,一脸心疼的看着徐枫,小手柔柔的在徐枫的伤口上轻轻的擦拭着,一番擦拭后,伤口便暴露在两人面前了。手臂上是一排清晰的齿痕,看上去像是一个手表,有点好笑。

    关雅兰看着徐枫手上那已经被自己的牙齿咬破的手臂,心中生起一股莫名的悔意,看着徐枫,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这有药吗?我帮你上一下药。”

    手臂上的伤口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但是对于徐枫这种曾经风里来雨里去的人而言,这点小伤口真的不算是什么。看见关雅兰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徐枫暗中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用着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不用了吧,就是一个小伤口,过几天就好了。”

    关雅兰像是只母老虎一般,对着徐枫张牙舞爪的说着:“不行!要是发炎破伤风了怎么办?”

    徐枫无奈,一个小小的伤口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就好像是世界就要毁灭一样,徐枫实在是倍感无奈,只好手一指,对着里面说道:“在里面有一个小医药箱。”

    关雅兰按住徐枫的肩膀,一脸严峻的对着徐枫说着:“你别动,我去拿。”那模样,像是一个母亲对着自己的孩子说话般,着实好笑。

    徐枫耸耸肩,无奈的笑着,却不说话。

    .关雅兰来去如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回来了,手里已然多了一个小医药箱。关雅兰板着脸,认真的在医药箱里找着能治疗徐枫手上伤口的药物。她先是拿出云南白药喷雾剂,在徐枫的伤口上喷了一遍,一边喷着一边关切的问道:“疼吗?”云南白药喷雾剂是治疗外伤的良药,不过这药有个特点,就是喷上去钻心刺骨的疼,关雅兰作为其众多使用者之一,自然十分的了解。

    徐枫哪能说疼啊,脸上的肉微微抽动两下,咬着牙说道:“不疼!”

    关雅兰嘴硬心软,没好气的嗔责一声:“活该!看你以后还沾花惹草不!”

    徐枫无奈的笑了笑,却无言以对。

    关雅兰是个做事认真仔细的人,在用好了云南白药喷雾剂之后,又在其中找了一些消炎的胶囊,打开胶囊,将其中的药粉细细的撒在徐枫的伤口上,然后轻轻用手指按了一下,动作小心翼翼,唯恐使得徐枫再次疼痛起来。一边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伤口,一边偷偷的打量着徐枫的眼神,这货还算是一个男人,从始至终连眉头都未曾动过一下。

    认真的女人自是漂亮的,尤其是一个女人胸前空门大开,一抹惊心动魄的春光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女人敢说个不美丽,徐枫都想一巴掌抽死他!徐枫十分享受这样的场景,当然,若是关雅兰身下的那套职业装的小短裙能够再短上个两寸,那简直就是更美妙了。此时的关雅兰半蹲在徐枫的面前,一双饱满的大长腿套上一双黑色的丝袜,裙摆叉开一道缝隙,露出里面的点点春光。都说春尾巴短,徐枫看了一眼之后,心中不禁高呼先人智慧无穷,春尾巴是他娘的太短了吧!老子根本就看不见啥!唉,可惜了可惜了!徐枫暗自摇着头,一脸的可惜,只顾偷窥的他此时也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包扎伤口了。人家是古有关公下棋谈笑风生刮骨疗伤,今天徐枫也跟上了先人的步伐,上演一出禽兽偷窥春光叹息不已包扎伤口。唉,时代在进步,这货却只想着往回走。

    关雅兰的动作熟练,在徐枫这个老手的面前,技术也是不遑多让,这不禁让徐枫一阵心痛,这得是承受了多大的家庭暴力,才久病成医的啊?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是关雅兰又可恨在何处了呢?若说可恨,大抵也只能是责怪她自己的不争罢了。

    徐枫心有怜惜,关雅兰包扎完之后,在徐枫的手臂上用白色的纱布弄出一朵儿白色素洁的蝴蝶。徐枫心中有些无奈了,心中想着,这女人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是花蝴蝶啊,怎么都爱这一出儿呢?

    关雅兰包扎完后,扬起美丽的小脸,看着徐枫,素洁茹兰的手在自己的耳畔轻轻撩了一下那微微凌乱的发丝,撩在耳后,举止优雅。徐枫看着那光洁的额头上出现一丝丝细密的汗珠儿,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感动,伸出自己那只没有手上的大手,拿起一张纸巾,在关雅兰的小脸上轻轻的擦拭。关雅兰吃不住徐枫这样的柔情,或者说,她自觉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徐枫,自己只是残花败柳,哪能配上徐枫啊?念及于此,心中微微有几分自卑,微微有几分抗拒。

    徐枫是个纯粹的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哪能允许关雅兰反抗啊,微微一瞪眼,像是发飙的老虎,使得关雅兰感到一丝的畏怯。但是也不完全是畏怯,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爱人再用着另一种方式来关心自己,心中同样是暖暖的。

    关雅兰享受着徐枫的这份关切,一颗心渐渐在其中沉迷着,她本已经过了怀春的少女时代,但是偶尔的温故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关雅兰半蹲在徐枫的面前,心中如小鹿乱撞,胸前的两团饱满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白花花的浪涛显得是那样的汹涌,徐枫忍不住下意识的将目光往下面落了几分,原本是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渍的纸巾不知不觉的往下面滑落了半分,轻轻柔柔的在关雅兰那张漂亮至极的小脸上摩挲着,动作说不清的暧昧。

    起初关雅兰还十分享受徐枫这难得的轻柔的摩挲的,但是她越是享受越是感觉不对劲的!试问,有谁会傻乎乎的在自己的脸上同一个部位摩挲五分钟以上的?就算是再怎么喜欢,也不得时不时的挪个位置换种手势的?这货倒好,从始至终就是一个手势,动作也没有一丝的改变,这货还真以为自己的手是机械手臂啊,被人设定了某种程序,持续不断的做着同一动作啊!

    再看徐枫那一脸色迷迷的猪哥相,唇角似乎有一丝淡淡的涎液,眼神死死的往下盯着。关雅兰好奇的将视线随着徐枫的视线走了一下,目光正好落在自己那空门大开的胸部,不由得一阵阴寒!

    徐枫看得正起劲,只见一团黑不隆冬的东西堵住了自己的视线,徐枫心中不由得大怒,心中没好气的想着,你丫赶紧滚蛋,大爷正看得爽呢!但是刚想出口的时候,只看见那挡住徐枫看好戏的“东西”缓缓的起来了,一张含羞带怒的通红脸蛋出现在徐枫的面前,眼中含着薄薄的愠意,羞恼的盯着徐枫。徐枫这才恍然大悟,这东西不是东西啊,原来是关雅兰的脑袋啊!

    徐枫偷窥被抓个正着,饶是以他的脸皮之厚都不禁微微红了一下,看着关雅兰那羞怒的脸庞,抬起自己的大手,在关雅兰的面前微微招摇两下,脸上带着尴尬的笑意,模样像是那招财猫,讪笑着说道:“嗨!”

    “哼!”关雅兰冷哼一声,旋即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寒意,看着徐枫,语气悠悠的说道:“好看嘛?”

    好看好看啊!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徐枫恨不得跳起来对着关雅兰诚实的说着。只是,这话能说吗?很显然,以关雅兰现在的模样,只要你敢说,她就敢做出出火儿的事情。

    徐枫闻言,装出一脸的茫然,微微皱着眉头,思考了半晌,才呐呐的问道:“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啊,我怎么听不懂呢?”说着,徐枫的视线落在了自己手上的那被关雅兰包扎成蝴蝶结模样的雪白纱布上,“恍然大悟”,抬起自己的手臂放在两人的中间,装傻充愣的问道:“你是在问这个蝴蝶结好看吗?”说着他一脸的幸福的笑意,深情款款的说道:“肯定好看啊!你亲手为我包扎的蝴蝶结,谁敢说个不好看,我一定将他腿打残!”

    看着徐枫堆出的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关雅兰恨得牙痒痒的,恨不能冲上去再在他的另一条手臂上留下一道疤哼,此生难以忘记。关雅兰美丽动人的脸上的阴寒越发浓厚,像是那即将爆发的暴雨前的乌云,厚重且令人不由得心生畏怯。唇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冷笑,看着徐枫,半晌才说道:“既然好看,那要不要更加深入的看看呢?”说着,一双玉手极具撩拨的在自己的胸前的衣扣上解开着。

    徐枫瞪大了眼睛,死死的落在那正在缓缓宽衣解带的玉手之上,心中急切的呼喊着,你丫到底会不会脱衣服啊,这么慢存心折磨死大爷啊!你不行换大爷!当然,想是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徐枫的眼睛充满了求知欲的放在关雅兰那饱满的胸前,眼睛一眨不眨,脸上出现一抹无奈的苦笑,声音更加苦涩的说道:“我说,这就不用了吧?我是正经人的啊,你都把我想成啥人了?再者说,在这里要是被人发现了,终归是不好的吧?”这样装纯的表情若是再配合上那左右摇晃的脑袋,那才是完美无缺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徐枫眼皮都不敢眨一下,还想摇头?你当大爷是憨子啊!

    “正经你妹!”关雅兰见这货恬不知耻的盯着自己缓缓动作的小手,嘴上还说着这样无奈的话,小宇宙顿时爆发,拿起旁边的一个抱枕就砸向徐枫,没好气的骂着。

    徐枫一门心思全都扑在那缓缓解着衣扣的玉手上了,那能想着这妞儿的心情变化之快纵使是六月的天气都无法比拟,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呜呼一声,彻底悲剧鸟!徐枫半晌才“艰难”的站起身,一脸委屈的对着关雅兰说道:“雅兰,你好狠的心啊,差点没把我砸死。再说了,人家身上还有伤。”这样委屈的表情配合上这样的话,你说,这货咋就这么欠揍呢?

    关雅兰砸完之后,气呼呼的站起身来,没好气的骂一句:“疼死你算了!”然后蹬蹬的踩着高跟鞋,扭着性感的小屁股走了出去,看得徐枫不禁连连摇头,暗道可惜啊可惜啊!

    徐枫就是一猥琐的禽兽,此时见关雅兰背对着自己扭着小屁股的性感模样,忍不住低下了自己自认为高贵的头颅,然后啧啧的咂舌,一脸的可惜,继续说道:“唉,你说,这裙子要是再短两寸该多好啊!不是三寸五寸,就两寸就好!”但是事实总是让人蛋碎的,徐枫最后只好咬牙切齿悲愤无比的说道:“我恨不够短的裙子!我恨啊!”

    ……(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