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不要以为.....
    第一百九十三章你不要以为.....

    下午。

    徐枫躺在床上,一个可爱无比的小家伙正在徐枫的床上滚来滚去,时不时的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对着徐枫露出一个无比纯净的笑容,模样可爱无比。小家伙自然是白给徐枫当了几个月的儿子的小逸枫。小逸枫此时才不过一周岁的样子,正是天真烂漫时,笑容纯净无暇,十分惹人喜欢。所以即使知道眼前的孩子不是自己的骨肉,但是徐枫依旧是喜爱无比,对其态度亲热,就好像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般。

    一旁的阳台上坐着一个消瘦的身影儿,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但是徐枫记得,自她来到这里之后,她便将手中的孩子一扔,用着无比怨恨的眼神看着徐枫,旋即冷哼一声,转身来到床前。徐枫总觉得,此时若是再吟一首《静夜思》,那简直是完美极了。坐在那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徐枫的前妻,李清婉李大小姐。

    起初李清婉来的时候徐枫还是感到无比惊讶的,但是当听见李清婉用着没什么好态度的声音对着自己冷冷的说道:“你别想多了,我本来是不想来看你的,但是没办法,小逸枫说想爸爸了,非要吵着闹着过来看你,虽然小逸枫不是你的亲骨肉,但是你也知道,我心肠软,见不得小逸枫难受,就过来了。”说着,又自导自演的一般将手中的保温桶一伸,继续用着冰冷到近乎机械的声音说道:“这是熬给你的汤,虽然汤是给你熬得,但是这并非我本意,只是表姐说你这种病号喝骨头汤有利于骨头的生长愈合,所以我就熬了。虽然知道你不喜欢喝骨头汤,但是表姐说这对你好,所以你必须要给我喝得干干净净的,不然我……我表姐会生气。”李清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感情很是生硬,但是徐枫却能看出来,这种生硬的感情,不知道是磨练了多久才能这般自然且流畅的演绎出来的。这妞儿又再置哪门子气啊?!徐枫随人不太明白情况,但是总觉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说实话,看见李清婉跟自己故意置气,徐枫心中并没有一丝的生气,有的只是满满的感动。人的表情。动作和声音或许能够骗到人,但是那最为直接的生理反应确实一点儿也瞒不住人的。当徐枫看见李清婉那深陷下去的眼窝,那消瘦的脸庞,还有那纵然是已经扑了粉但是却还是无法掩盖的苍白面容,徐枫便为眼前这个还在跟自己莫名置气的女子充满了各种的感动,若是可以,徐枫真想冲上去,给她一个火热的拥抱,或是一个激烈的吻。但是他此时办不到,不过想想以李清婉的性格,只怕自己还未贴上去,她就敢一脚将自己踹飞。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她的对手。

    一旁的薇亚看见这一对欢喜冤家的模样,对着徐枫呵呵一笑,心中却多不是味道。既是羡慕又是嫉妒的,这种情绪死死的拉扯着薇亚的心。

    李清婉将手中的保温桶没好气的用着近乎砸的态度放在徐枫的面前,然后就搬着个板凳端坐在窗口,徐枫见状,真想问一句,你这是不是想表达自己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心境啊?不过看这妞儿已经对自己极度不爽了,自己也不用再气气她了。

    “爸爸……爸爸……”小家伙已经快一周岁了,虽然还不能跟人交流,但是对于徐枫李清婉和薇亚在自己生命中的角色是如何,小家伙儿已经有了很清楚的辨别能力,知道薇亚是妈妈,李清婉是小姨,徐枫是爸爸。这样的组合显得有些奇怪,但是却无可奈何,谁让李清婉这妞儿从一开始就对着徐枫撒了一个谎呢?

    听见小家伙儿对着徐枫“爸爸爸爸”的叫着,抱着孩子的薇亚脸上不由得飞上一抹彩霞,看着徐枫,心情复杂,或是尴尬,或是窃喜,谁也说不清楚。一旁的李清婉一听这小家伙儿的叫法,心中暗恨,但是却无可奈何,只能气呼呼的怪自己当初说谎说大了,现在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爸爸抱抱……抱抱……”小家伙用着稚嫩的声音对着徐枫甜甜糯糯的喊着,模样可爱,让你不忍拒绝。徐枫见状,笑着说道:“来来,小逸枫,姨夫抱抱。”徐枫不沾薇亚这个便宜,只是老老实实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果不其然,一旁的李清婉闻言,心中果然大喜,用双手托着腮,露出一抹满足的笑意。只是徐枫却看不见,当然,以徐枫对李清婉的了解,自然是能够想象这妞儿现在的表情的。

    听见徐枫的自称,薇亚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旋即将小家伙儿送进徐枫的怀中。小家伙儿现在正是张个头儿的时候,几天没见徐枫便感觉到变化巨大,个头儿明显又长了。小家伙儿现在十分兴奋,手舞足蹈的对着徐枫乐不可支的笑着,小脸肉肉的,让你看一眼就想上去在他的脸上捏一把,好好感受一下这细皮嫩肉。徐枫此时身上多出受伤,虽然已经都处理过了,但是行动还是有些不便,就在徐枫想要从薇亚的怀中接过小伙儿那不断摆动的小小身子的时候,小家伙儿一个闪躲,徐枫的手居然扑了空。但是接下来让徐枫倍感难堪的事情也发生了,徐枫倒是没接住小家伙儿的身子,两只大手反而攀上了薇亚胸前的两团柔软之上。该死不死的是,徐枫的手此时还习惯性的捏了两下,嗯,手感不错。徐枫很想将自己的心得说出来,但是看来是不行了,毕竟李清婉也在场。

    两人见状,同时愣了,四目相识着,电光火石间只感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两人身上流转着。两人尴尬一笑,而这个时候,始作俑者的小家伙儿却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模样开心无比。徐枫心中微苦,半晌才呐呐的想到,这小子不简单啊,这么小就这么孝顺,都他娘的知道为自己的妈妈后半辈子的幸福生活操心了!

    徐枫呐呐收手,抱住孩子,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忧伤与可惜。唉,为什么美好的事物都注定了不长久的命运呢?

    薇亚通红着脸将手中的孩子递给徐枫,说道:“你们先玩着,我帮你盛汤。”声若蚊蝇,几不可闻。

    那边的李清婉对于徐枫和薇亚两人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小变故丝毫不知情,只是听见薇亚说要给徐枫盛汤的时候,才极为紧张的竖起耳朵,模样倒也可爱。

    薇亚拿起一个小碗,到了些许的骨头汤,放在桌子上,但是却似乎没有亲手给徐枫喂汤送饭的意思。薇亚走到那边置气的李清婉身边,用着玉手轻轻地在李清婉消瘦的肩头上轻轻敲打着,说道:“婉儿,你知道的,表姐从小人笨,不会伺候人,徐枫的午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李清婉是女孩子,女孩子在很多时候为了表示自己的高傲,都会使劲的扭捏一下,所以李清婉是不可能被薇亚这简单的一句话就放下自己的面子而给徐枫的端茶递水的,毕竟自己还在气头上。李清婉没好气的耸了耸肩,冷哼道:“哼,他自己不是有手吗?干嘛不自己动手?还非得人伺候喝水吃饭啊?”

    徐枫苦涩的笑了笑,说道:“婉儿,我的手不是受伤了吗?不然我哪敢劳烦您啊?”

    “哼哼!”女人总是爱记新账翻旧账的,徐枫一说这话,李清婉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哼哼道:“你不是有什么暮馨苑暮总的吗?还有那个什么林青蕾林总的吗?怎么?你落难了,他们都跑了?”啧啧,不简单啊,李清婉这讽刺人的水平现在是日益增长啊,就连“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这种深奥的道理也能这么深入浅出的讲出来了。看来嫉妒中的女人智商不可估量,起码得是爱因斯坦福尔摩斯级别的。

    薇亚对着一边正在跟自己儿子玩耍着的徐枫苦涩的笑了笑,耸耸肩,旋即又对着李清婉轻声说道:“婉儿,你就照顾一下他嘛,再说了,这汤也是你自己亲手熬得,花费了这么多的苦心,你不喂他谁又有资格喂呢?”

    薇亚这话说得合情合理,李清婉心中顿时有些得意,看来,自己的位置还是无人能取得的。

    李清婉故作骄横的冷冷一哼,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徐枫,端起旁边的碗,走到徐枫的面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

    薇亚是个很懂事理的女人,此时知道自己和孩子在这里是两盏大大的电灯泡儿,于是笑着将徐枫怀中的小家伙报了出去,说是什么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临走前,薇亚还对着徐枫做出一个眼神,徐枫笑着回应着。

    坐在徐枫旁边的李清婉端着碗有些不甘愿,半晌才说道:“你别以为我有多高兴喂你吃饭,要不是看在表姐的面子上,鬼才懒得搭理你。”这话倒不如不说,一说就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徐枫呵呵一笑,也不说话。

    ……(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