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调回归(上)
    第一百九十九章高调回归(上)

    清晨,一切安好,徐枫和孩子坐在客厅里嘻闹,时不时的传来爷俩儿欢快的笑声。\\

    。 首发\\

    厨房中,李清婉和薇亚两人不停的忙碌着。事实上,自从薇亚来了之后,李清婉已经很少亲自下厨了。当然,除了徐枫住院的那几天,李清婉一直忙着煲汤之外,其余时间一直都是薇亚操持家务。

    薇亚的手艺不错,至少是比李清婉这妞儿的强了太多倍。隔着老远,徐枫就闻到了那从厨房里传来的阵阵饭菜的香味儿,徐枫馋的都快流口水了。但是无可奈何,只好继续跟着小家伙儿继续嬉闹。

    饭菜上桌,薇亚厨艺徐枫是知道的,色香味俱全,开家餐厅都不成问题。

    今天的李清婉又不知道是怎么了,板着脸,对谁都没好脸,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徐枫和薇亚心中稍微几分担心。徐枫知道,这妞儿的性格太倔强,有什么都藏在心里,就算是你问她他也不会说,反而会招来她的反感,所以就安心吃着自己的饭菜。饭菜很可口,徐枫吃的很舒心,一便吃着还一边想着,若是以后都能吃到薇亚亲手做的饭菜,那是该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其实不只是徐枫,诡异的是薇亚居然也在心里如是想着,就算是不能得到,哪怕是守在身边,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何尝又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爱情是什么?爱情是那些就算是你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还是会一如既往就像是那扑火的飞蛾一般,往上拼死一搏。若不是,那梁祝的传说又岂会让人如此羡慕?那罗密欧与茱丽叶的凄美爱情故事又如何打动人心?无所谓有没有结果,只在乎是否自己爱对了人,那便是爱情的真谛。

    徐枫的身子已经有些好转了,虽然他不是一个爱岗敬业的人,但他骨子里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所以已经跟暮馨苑申请回去上班的事情了。暮馨苑虽然心中有些担心徐枫的健康,但是一想到又能天天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那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所以也就批准了。

    吃完了饭,两人开着去了牧远集团,车是石青璇这妞儿留下来的悍马h3,车是薇亚开得。这款车是男人用来装酷的一辆绝佳利器,但是当一个女人开起来的时候,那边不是酷了,那已经是帅到了极致。车窗开着,一路上不停地有男人放下自己的车窗用着好奇且羡慕的眼神看着薇亚,稍有轻佻者则不禁对着薇亚吹起了口哨。//《》《网//薇亚看了看一旁徐枫,小脸上写满了羞涩且淡淡的窃喜。相对薇亚的兴奋和激动,徐枫就显得颇为无奈了,因为徐枫总觉得,那对薇亚挑逗的口哨还包含着对自己的各种羡慕嫉妒恨,仿佛自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徐枫自认为自己长得还是很有卖相的,但是被人当成是小白脸看待那就有些过分了,以至于徐枫在心中不禁考虑着,是否要将自己的大头照贴在车子的屁股后面,上面写着自己的所有权。

    想到这里,徐枫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出门前,李清婉趁着薇亚去车库取车的时候,用着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对着自己用着深闺怨妇的幽怨口气说道:“哼,我表姐是不是很会伺候人啊?很温柔,很贤惠吧?”

    徐枫从李清婉这奇怪的表情中看见了一股浓浓的醋意,只是徐枫有些费解的是,是你丫自己不愿意做饭的,自己吃人家薇亚做的饭你这又是吃哪门子的飞醋啊。徐枫微微愣神片刻,旋即对着李清婉点点头,对薇亚的手艺和细心赞不绝口的说道:“是的啊,你表姐一看就是贤惠无比的女人,谁要是能娶走她,真是天大的幸运啊。”

    “哼!”李清婉对着徐枫冷哼一声,旋即又一把抓住徐枫的衣领,对着徐枫张牙舞爪的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或者现在有多少的女人,但是我要警告你,动谁也不能动我表姐,不然我真的会翻脸的!”说着,又一脸的嗟伤,对着徐枫轻声说道:“我表姐是个好女人,这点谁也不能否认,但是好人却从来没有好报,她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了,你不能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徐枫闻言,心中猛地一跳,想到,这妞儿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可是仔细想想,不能够啊,自己两人做的应该很隐……呸!隐什么隐啊!自己跟薇亚明明是什么都没有做,大家行得正坐的端。可是徐枫很是费解的是,当自己面对李清婉那质问的眼神的时候,却感到是那么的心虚,自我催眠在心中认定自己是什么都没做,徐枫硬气的说道:“没有,你想多了,我跟你表姐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想多了!不信问你表姐,看她怎么说?”徐枫一口咬定自己跟薇亚之间没什么,事实上还真是没什么。当然,就算是有什么在这个时候还是没什么。

    李清婉冷冷一哼,声音依旧是醋意十足:“哼,那你对她这么好?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禽兽,你当我还是单纯无比的小姑娘啊!”

    你不单纯!你肯定不单纯!你要是单纯了,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单纯了!徐枫在心中暗自腹诽着,但是还是一脸正气的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嘛,你都说了她是你表姐,我要是不对她好你倒时候该生气了!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的心思!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徐枫这话算是将李清婉所有的话全都堵死在嘴里了,李清婉根本就没有话来反抗徐枫的话,半晌才呐呐的用着低沉的声音暗自嗟伤的说道:“我不管,反正你就算是动了全世界的女人,也不能动我表姐,否则我就真的给你拼了!”说着,李清婉又对着徐枫张了张檀口,露出两颗闪着金光的小虎牙,模样霸道但是却不失俏皮可爱,说着,又咬着牙低声愤愤说道:“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两个人做的事情。”

    “那只是替我擦身子啊。”徐枫哭丧着脸喊冤,这年头儿可以被人打死,可以被饿死,但是却不能被人冤枉死,失节事大啊!徐枫说着,又小声的嘀咕着:“再说了,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嘛,瞧你激动的。”

    “你敢!”李清婉贝齿咬着嘴唇,对着徐枫没好气的低吼一声,旋即又咬牙切齿的说道:“不仅不能做,就连想都不能想。”这妞儿简直是太霸道了,一句话将徐枫连在脑中yy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不过所幸徐枫懂得一个道理,跟女人讲道理,你丫除了找死还是找死。徐枫嘿嘿的笑了笑,做出一副甘愿为自己的公主殿下赴汤蹈火的模样,笑着说道:“遵命,我的美丽老婆大人!”

    李清婉被徐枫这话使得李清婉心中一阵窃喜,喜上眉梢,旋即又对着徐枫羞涩的横了一眼,千娇百媚的神态出卖了那张不饶人的利嘴:“谁是你老婆大人啊?想再让我回心转意,你想得美!哼!”

    徐枫见状,小声的嘀咕着说道:“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做谎言。”

    “什么?”李清婉这妞儿的耳朵比那狗耳朵还灵敏,一下子便听见了徐枫的低声自语,没好气的用含嗔带怒的眼睛横着徐枫,气呼呼的说道。

    “没没,我说是我心灵肮脏龌龊行为下流无耻,配不上冰雪聪明千娇百媚贤惠大方端庄秀丽的李清婉大小姐。”徐枫一口气说出这样截然相反的两组反义词,大气儿不喘,想来文学修养还是相当不错的。

    李清婉闻言,凤颜大悦,骄傲无比的说道:“你知道就好!”

    饶是如此一番违心的话语,才算是将李清婉这妞儿心中的气消除了。

    车子一路向着牧远集团开去,车子开得平平坦坦,倒也算是舒服。

    徐枫下了车,薇亚将车钥匙交给牧远集团的保安,让其将徐枫的车子停到牧远集团高层专用的停车位去。

    来到牧远集团的徐枫显得是别样兴奋,看着过往来回穿梭如织的牧远集团的员工,脸上写满了亲切的笑容,对着大家稍稍挥着手,笑着说道:“各位同仁,好久不见,你们好吗?”

    徐枫在牧远集团的人品向来是不错的,位高权重才思敏捷,但是却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所以上到牧远集团的当家人,下到那些扫地的清洁工,对徐枫的印象没有一个差的。看见徐枫再度回归牧远集团,大家都显得别样开心,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围上前七嘴八舌的说道:“徐总,您回来了?”

    “徐总,您回来了,真好。”

    “徐总,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牧远集团全体上下都十分想念您啊!”

    以上这些话让徐枫倍感亲切和感动,发现自己人缘似乎还是很给力的样子啊。

    “徐总,你可真是敬业啊,伤成这样还念及牧远集团,我们以您为荣。”

    这话让徐枫微微有些汗颜,心中想到,自己啥时候就成了牧远集团的楷模员工了?

    但是下面这一句话就不得不让徐枫蛋碎逆流成河了。

    只听见一个声音在嘈杂的声音中钻进了徐枫的耳中:“徐总,您不知道啊,虽然您的人已经不在牧远集团了,但是您却一直活在牧远集团上下员工的心中啊。”徐枫心中无比幽怨的想着,说这话的人必定是有水平的,至少是来了牧远集团很多年还是没怎么升职的家伙。瞧这话说的,老子是死了还是怎么着啊?要不要这么咒我啊?徐枫此时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庆幸,庆幸暮馨苑这女人没有在牧远大厦上面挂着横幅,很是惹人眼球的写上几个大字——“徐枫同志万岁,永垂不朽!”要真是这样,那就乐子大了。

    徐枫在嘈杂的人声中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闭的那一霎那,徐枫似乎感觉眼前的一张张热切的脸很是熟悉,似乎在课本上学到过。是什么呢?对了,是《十里长街送总理》,徐枫幡然醒悟,那一双双热气的眼神像是尼玛在瞻仰遗容!我擦!徐枫蛋疼了!(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