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225章 那夜的飞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那夜的飞人

    老人对于徐枫的话感到一阵惊讶,旋即脸上出现一抹欣赏的神色,对着徐枫笑着说道:“年轻人,你如此卖命,一年能拿到多少钱?既然你不想为了钱而被弃你整个团队的信义,那么我倒是还有个折中的方法,不知道你是否会愿意?”

    徐枫闻言,脸上出现一抹饶有兴趣的样子,对着老人缓缓说道:“你可以说来听听,虽然我不太可能同意。(

    老人顿了顿,认真的对着徐枫说道:“人们都喜欢安定的生活,哪怕是杀手,也有向往安定的生活。杀手的生活虽然很酷很潇洒,但是却并不安定,想来你也不是此行的菜鸟了,自然懂得这行的道理。”徐枫当然不是菜鸟,所有人都很清楚,能从温莎城堡之中绕过重重的明岗暗哨且毫发无损来到温莎家族的心脏的人,又岂是寻常之辈?对于有本事的人,温莎家族是不吝啬自己的财富的,所以,很明显,老人此时已经想到了一个很绝妙的计划。

    老人看着徐枫,低沉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与其过着这今日不知明日的生活,你何不带领你的团队,投身在我温莎家族的旗下?我敢保证,只要你忠心为温莎家族做事情,那么你的付出必定能得到应有的回报。众所周知,金钱对于温莎财团而言只是炫耀的资本罢了,除了这个,我们的财富,我们那数以万亿计的财富,对我和我的族人而言,只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出得起价,并且你确确实实能让我看得出来你的价位是否在这儿,那么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记住,是一切!”

    徐枫笑了,看着老人,噗嗤一声,就像是看见了某个极为搞笑的事情一样。徐枫笑着说道:“貌似这是一个十分能诱惑人心的价位。”老人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显得有些得意的笑容,徐枫轻声说道:“安定?呵呵,这个确实是我们迫切的东西,但是,我想安定也是需要时间的。”

    “什么时间?”老人凝声问道,声音之中充满了警惕之意。

    徐枫笑了笑,笑意依旧诡异邪恶,半晌才缓缓的说道:“华夏有一句话叫做一码归一码,意思是说,此时我们需要撇开关于我的身价的问题,我们需要正视眼前的问题。”说着,徐枫微微一顿,脸上的笑意大盛:“如果过了今天你还没死,那么我想我们将有时间商量一下后面的这个事情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徐枫却听见了一串极为细密的脚步声,徐枫的眼角微微动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不快。

    老人的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对着徐枫低声笑道:“年轻人,你大意了。呵呵,用你们华夏的古语就是,兵不厌诈。”

    老人的笑声细细的传遍整个书房,徐枫在老人的声音响起来之后,也响了起来,动了动自己手中的枪,对着老人阴笑着说道:“老头子,你貌似忘了,你还在我的手上吧?呵呵,就算是来了再多的人,只要有你一个,他们又能奈我何?嘿嘿……”徐枫笑着,声音显得别样诡异,看着老人,眼角的笑意充满了冷峻的意味:“老头儿,免费送你一课,这个叫做投鼠忌器!”说着徐枫伸出另一只手,从身上拿出两个手榴弹,用牙齿咬掉手榴弹的阀门儿,然后使劲往后面一扔。

    骨碌碌,清脆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旋即只听见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手榴弹!趴下!”然后一阵齐刷刷的卧倒的声音,砰的两声,热浪侵袭,那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书架在瞬间轰然倒地。

    徐枫一个箭步冲到老人面前,老人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对着冲过来的徐枫就要抬手一枪,但是已经晚了,徐枫此时已经冲到了老人面前。徐枫伸出一只粗壮的胳膊,一下子抓住老人的手,老人开出一枪,但是已经偏了。

    砰的一声,徐枫手上猛地一用力,然后只听见咔嘣一声,老人手中的枪此时已经掉落了。徐枫也不客气,一把抓起老人,将老人略显几分肥硕的身子抵在自己的身前,手中的枪抵在老人的脑袋之上,整个人缩在老人的身后,拿老人当自己的挡箭牌。

    噔噔,一群人此时有些狼狈的出现在徐枫的面前,手中端着枪,或站或蹲,脸上套着头套,但是徐枫却看见了那一双双充满了怒火的眼睛。徐枫知道,这个便是温莎财团这百十年来苦心经营的一批死士了,一批可以随时为主人的安全送死的人。这些人事实上性质与徐枫这些杀手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是,徐枫听命于金钱,而这些人听命于自己的家族。

    “放下家住,饶你一死!”一个人冷冷的对着徐枫说道。

    这话徐枫自然是不信的,这样的诺言对于资本家而言,不过是一个可笑的笑话罢了。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这个偌大的家族必定成为欧洲乃至是整个世界上流圈子之中难得的一个笑话。温莎家族是一个素来以严谨出名的家族,传出去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整个上流社会的笑话,更是温莎家族此生难以磨灭的一个耻辱。所以无论如何,徐枫都必须得死。有句话说的好,资本家许下的诺言就像是那擦屁股的纸,擦干净了屁股必定是被抛弃的。

    徐枫冷冷一哼,躲在老人的身后不屑的说道:“只要你们退出这里,我便放了你们的家主。”明知道对方的话不可信,所以徐枫索性也就胡搅蛮缠起来了。

    “这是不可能的!”那人严词拒绝,语言绝对到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徐枫笑了笑,说道:“看来就是没什么好谈的。既然如此,嘿嘿……”徐枫笑着,伸出一个手指,轻轻的将那保险打开,啪嗒一声极为干净利索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来。

    众人有些紧张,眼睛死死地盯着徐枫的动作,端着枪的手心似乎传来一抹冷汗,众人将心全部提起来,齐齐发出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你想做什么?”徐枫的动作太过缓慢了,就像是故意在挑拨人的心情一样,对方的人此时已经沉不住气了,对着徐枫冷冷的低喝道。

    徐枫嘿嘿一笑,阴寒着声音,就像是那亡命之徒一样,说道:“你说干什么?既然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那么我想我只能杀了你们家主,大不了一命赔一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让一个身价几乎可以买下一个小国家的富翁给我陪葬,这还真是世界上最奢侈的葬礼,嘿嘿。此生不虚人间一途啊!”徐枫此时算是摆明了态度了,老子就是光脚的不怕你这个穿鞋的家伙!

    老人一听这话,心中不禁一惊,额头上冒出了虚汗。老头儿倒不是惜命,只是因为他此时还不能死,家族之中的势力还未稳定,所有人还未选择好站位,他死了也便死了。但是他这一死,整个温莎家族几乎就要变天了。

    老人冷声说道:“年轻人,你真的就这么不怕死?”

    徐枫耸耸肩,对着老人肥硕的背影发出一声最为原始的鄙视,说道:“老头儿,你说废话呢,死亡我自然是害怕了!”

    “为了一亿美元,你选择这样死亡,你不觉得你的生命有些低廉了吗?”老人此时表现的很是平静,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开导自己的后生一样,十分温和平静。

    徐枫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的说道:“老头儿,你说错了,我生命的价值不是区区的一亿美元,而是世界上隐形的最有钱之一的人陪着我一起死,当然,说不准当我们死后,造成的蝴蝶效应会拖累整个温莎家族。嘿嘿。这谁说的准呢?!”徐枫脸上的五官跳动着,显得那样的狡黠诡异。

    老人沉默半晌,才缓缓的对着徐枫阴沉着嗓音说道:“年轻人,你很聪明,也很厉害,至少是我见过第二厉害的人物。”一听老人这么说,徐枫便知道老人口中说的第一厉害的人是谁,没好气的耸耸肩,说道:“当然,老家伙,你也很厉害,至少是我见过最会衡量的商人之一。”徐枫心中有些不服气老人的说法,故意选择了“之一”这个词,以弱老人一头。

    老人不以为忤,对着自己面前的人说道:“放他走。”哗哗,一群人将手中的枪收了起来,动作赶紧利索。

    徐枫似乎很信任老人的话,直接将手中的枪收起来,放在腰后。徐枫笑着朝着窗户走着。

    而此时一旁的一个人对着老人使了一个眼神,将手横在自己的脖颈上,老人剪见状,却微微的摇了摇头。那人有些不甘心,但是却还是很无奈的选择了沉默。

    来到窗口,打开窗户,临走前对着老人回头一笑,说道:“老头儿,你很聪明,因为此刻只要你有一丝的异动,你就会死!”说着,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是真的,徐枫冷着声音对着耳边的麦克风喊了一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话音刚落,老人手边的桌子上木屑腾飞,一个黑黢黢的大洞似乎在嘲讽这些人。

    老人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惊惧的神色,对着徐枫阴沉着声音说道:“年轻人,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高诉你一个道理。”徐枫带着嘲讽的笑容。

    “什么道理?”老人深深的看着徐枫,继续问道。

    “记住了,老家伙,不要迷信杀手界的排名,那会让你后悔一辈子。高手与菜鸟过招,也有可能被菜鸟给干掉!虽然几率很小,但是只要是存在一点的几率,那么它便是有可能发生的。记住,不要迷信杀手,杀手只是一个传说。”徐枫认真的说道,旋即笑了,说道:“哦对了,给你一个友情提示,我的团队两分钟内是不会离开的,所以在这两分钟内,你们最好保持沉默。对,是沉默,我们都喜欢沉默。杀手的安定,便是沉默。”

    说着,徐枫纵身往窗外一跳,背朝地,面朝天,伸出一个手臂,手上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出一个银色的绳索,深深的钻进这结实的花岗岩上。

    徐枫像是一个超人一样,用着一根细长的绳索在这离地二十余米高的空中极速的降落着,在降落的过程中,徐枫居然看见了那被自己用床单包裹着的艾薇儿,而艾薇儿此时也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徐枫,徐枫脸上挂着坏笑,用手指对着艾薇儿做出一个飞吻的动作,极为暧昧。

    !#(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