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沉寂的老虎
    第二百四十一章沉寂的老虎

    会议开得时间不算是长,大约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样子,但是接下来还有一大串的合同要签,还有合同上面的一些细节部分需要进一步的讨论,商议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满意双赢的结果,这又是一连串的事情。////虽然漫长,但是为了避免日后双方合作引起争执,还是必须要谈论的。

    这些虽说与徐枫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但是作为牧远集团的高层,还是不能不在场督促一下,就当是旁观了,也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午餐也是简陋至极,大家随便吃了点,又开始了新一轮对于细节方面的讨论事项,想必没有三五天的讨论时间,是不太可能的。虽然徐枫和爱丽丝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是作为两方的高层,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混淆。

    话分两头说,且说这边的徐枫正紧张有序的忙碌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夜晚十分,华灯初上,黑虎和莫少聪两个人出现在魅力花都娱乐会所之中。这两个家伙自从上一次徐枫和莫少聪联手拯救黑虎之后,关系一直走的比较密切。这是两人的私交,徐枫自是不多问。

    两人都是大闲人,莫少聪虽然肩上扛着军方高级官员的担子,手里也掌握着一批能与自己共生死的兄弟。而黑虎则代表了sh市地下的无冕之王,手上也掌握着一批能为自己敢打敢杀的兄弟。但是这一黑一白并没有因为两人的立场不同,而有所分歧。反正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只谈风月,不谈国事,利益根本不相交,所以也避免了很多的麻烦。

    两人今儿又在一起鬼混,来夜总会这种地方找几个小妞儿消遣一下自己最为无用的时间,放荡一下,倒也舒坦。说起这个,两个人这段时间倒是没少流连风月场所。反正都是成年人了,谁也别在谁面前装纯,大家都是淫荡的人。

    两人找了一个大包厢,一人叫了一个长相姣好的小妞儿作为陪衬,一边唱着歌,一边喝着酒,倒也潇洒自在。

    然而好景不长,两人才唱了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只见门被人打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

    莫少聪出身军队世家,自家的老爷子也只是一个草莽出身,自小在家中那种较为粗狂的性格的爷爷的教导下,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至少别人打了他一巴掌,他总的想着法儿还回一拳。老爷子的教导就是,宁愿我当恶人,也不能被人当良人欺负。

    莫少聪放下怀中的娇躯,站起身来,看着那领头之人,顿时心中欲火焚烧,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寒着声音说道:“赵志远,没想到你胆儿够大的啊,居然还没走?!”

    黑虎跟赵志远虽然不认识,但是仇恨确实实实在在的,一点儿不带含糊。(百度搜索,观看本书最新更新)虽然对面人手比自己两人多了几倍,但是却不怯场,直接放下怀中的美人儿,站在莫少聪的身边,用着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赵志远的身上打量着,阴狠的说道:“这就是那传说中的赵家小子。”

    那两个相貌姣好的小妞儿一见眼前的这阵势,急忙吓得抱头鼠窜,跑出了包厢。想来这么一闹,在这一会儿,应该是不会有外人过来插手的了。

    黑虎说完这话之后,手偷偷的伸向背后,拿出电话,悄悄的给徐枫发了一个短信。徐枫不在这里,黑虎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妙。总感觉赵志远今天的露面有些蹊跷,似乎挑准了徐枫不在的这几天,搞出来一点儿的阴谋。事实还真被黑虎猜中了。

    赵志远对于眼前这两个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家伙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就连之间的梁子此时也似乎从未发生,淡然的笑着,慢慢悠悠的说道:“咦?少聪兄弟,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你倒是这么凶悍的看着我,是不是我哪里又做错了,惹了少聪兄弟不舒服?如果是,少聪兄弟你说出一个一二三四出来,我赵志远该打该骂,甘愿受你一罚!”说着,阴柔的目光带着一丝的侵略性,看着莫少聪,唇角微微上扬,阴气逼人,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个队里出来的人,还算是师兄弟吧。”

    莫少聪狠狠的看着赵志远,待赵志远最后一句话说完,从口中嫌恶的吐出一口唾沫,像是那唾沫便是赵志远一般:“师兄弟?你也配?!一个被潜龙组开除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跟我称兄道弟?你倒是脸皮厚,也不怕你这话说出去让京城里的人笑掉了大牙!”

    赵志远闻言,心中闪过一抹狠厉的杀气。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莫少聪倒好,两样儿全占了,这一巴掌打在赵志远的脸上,倒也算是响亮。至少赵志远的脸上是火辣辣的疼。

    潜龙组是华夏军队的一个王牌儿部队,其实这个特殊的存在不能用作部队形容,因为这个组织的人数十分的少,简直是万中选一的精英。这是一个魔鬼训练营,学员都是从全国各地的特种部队之中选拔出来的,个个都是尖刀子,兵王一般的存在。这些人便是所谓的特种部队之中的特种部队,神秘至极。

    这么一个神秘且实力个个不容小觑的部队里面的人自然个个是人中之龙,心高气傲更是无与伦比。这个部队是不接受任何的空降部队,就算是你家世背景多么的牛掰,想进队?行,考核吧!莫少聪和赵致远都曾经在这个部队之中服过役,只是两者不同的是,赵志远是被队伍给开除的,是队伍的耻辱。而莫少聪则是因为两年半前的一场战斗丧失了太多的同伴,从此无心杀戮。后来队伍经过商量,将莫少聪往形势稍微轻松一点的普通特种部队下放。但谁知道半年前又是一场全军覆没,他一个人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之后,便对这样的杀戮彻底失去信心了。一只失去好胜之心的老虎好比是失去了自己最为厉害的爪牙,已经不能再继续称王称霸了。于是莫少聪在保持原有的军衔不变的情况下,部队给他放了一个大假,到他什么时候能重新站起来了,再回去。

    莫少聪和赵志远两个人同处一个圈子,而且彼此从小就相识,对方的事情基本上是知根知底,莫少聪发生的种种,他自然是清楚无比的,冷哼一声,从牙缝儿里吐出一句无比阴毒的话语:“一只失去王者之心的纸老虎,你现在倒是有资格跟我叫嚣了?”莫少聪一听这话,呼吸一窒,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赵志远,似乎想要吃了他一般。

    说着,赵志远踩着噔噔的脚步,朝着莫少聪缓缓的走来。

    黑虎见赵志远走来了,直接拿出自己藏在身后的枪,对准了赵志远的脑门儿,阴狠的看着赵志远,缓缓的说道:“管好你的脚,否则别怪我的枪不长眼!”

    一见黑虎已经掏枪了,那些在后面的几个人顿时紧张了,唰唰的从腰后掏出枪,对准了黑虎的脑门儿,冷冷的叫嚣着:“你敢动赵公子一根汗毛试试,看我不杀了你!”

    黑虎对于那些小喽喽的存在一点儿不在意,只是用枪指着赵志远的脑门儿,寒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来啊,看谁的枪快。嘿嘿,赵公子是吧?赵家的小犊子?听说你们赵家很牛叉啊,在燕京就是一手遮天,势力庞大,不知道多少人巴结的对象啊。嘿嘿,我黑虎就是贱命一条,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能用我的贱命换你一条命,我这辈子还能说什么?值了!”说着,黑虎舔着嘴唇,嘿嘿的笑着,模样倒也凶残:“不过啊,我还听说,你们赵家就你一个独子独孙,我真纳闷儿,要是你死了,谁给你家里的那两个老王八送终。嘿嘿。”黑虎倒也毒舌,直接如此称呼对方家族中的长者,诚心惹怒赵志远。

    赵志远唇角带着一抹阴冷的笑意,缓缓的说道:“这个不劳你费心。还有,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敢这么拿着枪指着我的头,一个是徐枫,一个是你。你很有种。”

    “谢谢!不过忘了提醒你一句,枫哥是我哥。”黑虎舔着嘴唇。

    “记得了。”赵志远阴冷的说道:“但是接下来是我跟我师弟的情感交流,你不用拦着吧?”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黑虎,挑衅意味十足。

    黑虎嘿嘿的笑着:“你们聊你们的,我做我的事,互不相干,毕竟你们对方这么多枪。”

    “呵呵,很好。”赵志远悠悠的说着,将视线转移到莫少聪身上,对着黑虎说道:“说实话,对于你把少聪当成兄弟看待,我很费解。”

    “哦?说说看。”黑虎饶有兴趣的接着话茬儿。

    “看来你还不知道吧?呵呵,少聪啊,可是著名的死神啊,跟他做兄弟的那些人,啧啧,真是一个个没落得好下场。两年前少聪带着一队队里最为厉害的几个家伙,远赴缅甸边境作战,那一战的对手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也就是一群在边境活跃比较频繁的毒贩子。去了八个人,其中个个都是队里的精英,回来的呢,呵呵,一个!”赵志远撇撇嘴,对着黑虎伸出一根手指头,唇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神色,缓缓说道:“万幸的是,少聪还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唉,不过可惜了,可惜了那一群兵王啊,个个的身手不凡,以一当百都不成问题的精英部队,就这么消耗光了。听说还有一个被人活着了,你猜那人的结局如何?”

    黑虎轻轻摇摇头,而一旁的莫少聪的身子已经有些颤抖了,嘴唇死死的咬着,脸色铁青着。

    “活埋!那个死相之残啊,呵呵!不忍睹视。”赵志远呵呵的笑着,笑容是那样的邪恶,令人发指。

    黑虎唇角微微一动,一只大手轻轻的放在莫少聪的肩头上。

    赵志远继续说道:“半年前,还是他带队,对手是在沙漠较为活跃的恐怖分子。一行二十人,二十个特种兵,他亲手训练出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打的,二十个人又差点全军覆没。不过依旧庆幸,少聪兄弟平安无事,回来了。”赵志远的笑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但是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其中用意之毒:“人嘛,华夏是个人口大国,一向是不缺人的,训练一年多又出来了。嘿嘿,所以啊,少聪兄弟其实也不用自责,是不?”

    黑虎摇头,而莫少聪这个时候身子却不停的打着摆子,像是调入了冰窖一般,最后整个人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一下子打开黑虎放在自己肩头上的大手,咆哮着,动作利落的从黑虎的手中抢过枪,一只手抓住赵志远的脖颈,将赵志远提了起来,枪口抵在赵志远的脑袋上,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我杀了你!”(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