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活色春香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债要用血洗刷
    第三百三十五章血债要用血洗刷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亏我思娇情结,好比度日如年

    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可是我有我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

    徐枫反复吟唱着这首词,但却终究不知道在唱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如同他这心情。

    徐枫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奋斗的目标,但是却因为老人的两句话全都打破了。这不是说老人故意在打岔徐枫为中医的复兴之路,只能说,徐枫在听了老人的话之后,略显几分迷茫。他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中医的复兴,为了百姓能看得起病。可是真是这样吗?

    且不说徐枫选择的这条路究竟有多艰辛,单说在这条路上,徐枫是否会迷失自己原本的方向呢?这是个值得深思熟虑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做医生是个赚钱的行当。医生赚钱,那么医院必定是个庞大的敛财机构。而徐枫一开始打的目标就只是纯粹的为国为民,而不是为了赚钱。但是当看到别人的医院都在疯狂的敛财,徐枫有点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如此坚定自己的信念,走平价医院呢?徐枫在思考着。

    现在的社会被金钱已经冲击的够厉害了,医无医德,师缺师尊,一切都向钱看齐。世界如此浮夸,自己是否会受到冲击呢?

    正在徐枫再次准备吟唱一遍这首词的时候,欧阳却已经出现在徐枫的身旁,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把椅子,坐在徐枫的身旁,安静的陪着徐枫吹着风,看着徐枫,缓缓的问道:“今天的月亮真圆,嗯,星光也很璀璨。”唇角一抹淡淡的笑容,缓缓的笑着,最后说道:“这里的空气很舒服啊。”

    徐枫回过头,看了一眼慢慢笑着的欧阳,不答话,只是将视线转移到天空之上,看着那寂寥的天空,笑着点着头,缓缓的说道:“是啊,一样的天空,但是在这里,却显得这么漂亮。”说着,徐枫幽幽一叹,缓缓的说道:“可是这样的宁静寂寥的天空,不知道能有多少人能看见。”

    徐枫的话中有话,欧阳有些不解,旋即看着徐枫,缓缓的问道:“教官,你在这里想什么呢?这么投入?”

    徐枫闻言,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我啊,我在想自己的前路呢。有些迷茫了。”

    “迷茫?为什么?”欧阳不解,眼睛死死的盯着徐枫的脸,有些疑惑的说道:“教官你不是已经找准了方向了嘛,为什么还会感觉迷茫?”

    面对欧阳的疑问,徐枫避而不答,只是看着欧阳,缓缓的问道:“欧阳,你说我们人这一生都在忙些什么呢?人呢,只要不发生意外,长寿的呢能活百年,不长寿的呢,活个六七十岁还是没问题的。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上帝给了我们这么多的时间,到底是用来干嘛呢?难道只为了在这世间争名夺利?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一辈子不管你再怎么忙碌,拥有房间千万所,最终那间黑色的小盒儿才是你最终的归宿啊。无论你有再多的钱财,到最后你也只能从子孙的手中拿到那些纸钱,所以忙来忙去,忙到尾也只是一场空罢了。”说着,徐枫微微一叹气,看着欧阳,带着几分疑惑的问道:“你说,既然都是空,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忙来忙去,给自己增添一些烦恼呢?”

    欧阳缓缓的听着徐枫叙说着自己心中的迷茫以及烦恼,说不上厌恶,也没有喜欢,慢慢的将视线放到极远的天空,将自己的思绪一点点的放远。

    一阵风轻抚过,夜晚的风显得别样阴冷,欧阳的身子单薄,加上刚洗过澡,皮肤上不由得激起一阵鸡皮疙瘩,微微打个摆子。徐枫见状,从身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欧阳的身上,笑着说道:“夜深了,你回去睡觉吧。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吧。说不准还真的能想通呢?”

    徐枫的话是这么说,但是欧阳却能从徐枫脸上的那一抹略显几分僵硬的笑容中看得出来,徐枫在说谎,他此刻的心情一定很是纠结吧。欧阳在心底如是想到。

    欧阳却轻轻的摇摇头,对着徐枫缓缓的说道:“教官你迷茫也许是件好事儿。”

    徐枫转头,看着欧阳,欧阳的目光笃定,充满了莫名的信任。

    徐枫微微一笑,轻声道:“怎么说?”

    “因为教官你一旦想通了,那接下来必定是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想来到时候一定很精彩。”欧阳轻轻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似乎已经看见了一些光明的曙光,这点让徐枫很费解,她究竟是为什么能这么信任自己呢?

    徐枫和欧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同一种人,都是在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自生自灭长到现在,对人的信任度极低,不可能这么容易的相信一个人,更不可能达到盲目崇拜的地步。徐枫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悲哀呢?

    徐枫笑了笑,不置可否。

    而这个时候欧阳却缓缓的对着徐枫说道:“其实当年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极度迷茫,面对那家人冷漠的嘴脸,我甚至想着,自己存在的价值是为了什么呢?但是当我看清楚这些人的嘴脸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死!因为我死了,正如了他们的心愿。既然他们都想我死,那我偏不死,就算是为了恶心他们,我也要把他们恶心死!”

    欧阳说到这里,痛入心扉,微微咬着牙,小脸上写满了固执的表情,半晌才缓缓的说道:“后来,等我稍大一些的时候,我总算是找到目标了!因为我知道我母亲的死因了,所以我就想着,一定不能让我母亲的血白流!一定要将那群混蛋全都弄死!不然我怎么都不会先死的!”欧阳咬着牙,似宣誓一般的对着徐枫说道。

    徐枫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抚着欧阳的秀发,说道:“妞儿,别激动,你会如愿的。”欧阳抬起眸子,看着徐枫,徐枫缓缓的说道:“放心,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听到徐枫的话,欧阳很是满足,但是却轻轻摇头,固执的说道:“不,我会亲手将这群家伙解决掉的!血债,必须用血才能洗涮干净!”

    “是的,血债血偿!”徐枫的眼中放着光芒,或许他已经找到了属于他的答案。( 活色春香 http://www.longtan5.com/2_2803/ 移动版阅读m.longtan5.com )